原创掌上威信12-15 10:23

摘要: 1只想娶个温婉女人幽暗的书房里,冷千墨揉着两边的太阳穴,眼睛闭着靠着椅背,桌上放着一份资料,一份关于顾氏千金

只想娶个温婉女人

幽暗的书房里,冷千墨揉着两边的太阳穴,眼睛闭着靠着椅背,桌上放着一份资料,一份关于顾氏千金顾依柔的资料。

爷爷已经催的越来越紧,恐怕是要被他磨掉了最后的耐心,他的确不能再不动作一点,不然气坏了老爷子,真怕他一怒之下把冷氏给了冷千易,那绝不是他乐意所见的事情。

温婉的女人好控制,顾白苍又是一个见钱眼开和喜欢攀附权贵的人,顾依柔是他在那些足够配得上他身份的女人堆里选出来较为满意的一个,冷千墨的心里住着人,他希望暂时娶个老婆应付了老爷子,等心里的人儿回来再提出离婚,如果是顾依柔这样的女人,那会很好解决。

重要的是,温婉的女人不会闹事,也不懂主动,他只是养她来当花瓶的,看看可以,不打算用。这也是对那个女人负责,反正也只需要利用1年的时间而已。

似乎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冷千墨才拿出手机给苏信打了电话,简单的就三个字,“就她了。”不再奢侈一句,就挂了。

……

晚上回家,顾白苍像是中了六合彩一样一直咧着嘴呵呵笑着,把房间里的顾依柔和还在厨房里忙碌的江秋月叫到了客厅。

顾依柔和江秋月都被顾白苍那呵呵笑的样子吓到了,更是顾依柔很是关切的问了句,“爸,你没事吧?”

“有事,事情大了,还是大好事!”被顾依柔这么一问,顾白苍一拍大腿,笑的更欢了,“小柔啊,你幸运了,你被冷千墨相中了,他要娶你!”

“爸,你,你说什么?”比起顾白苍的兴奋,顾依柔却是瞬间苍白了小脸。

“我就知道我女儿不俗,果然是人中龙凤,居然能在那么多女人当中被冷千墨相中,这简直比中六合彩还要高兴的事情。”说着,顾白苍又大笑起来,心情好的没法说,根本没有注意到顾依柔越来越白的脸。

他没注意,但是江秋月察觉到了,顾白苍很少把心思放在家里,当然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很多情况,但是江秋月知道,顾依柔心里已经有人了。

知女莫若母,江秋月忽然有些气愤,气愤自己丈夫从不考虑女儿的感受,只知道一心攀附权贵。

“他冷千墨要娶,那也得问问我们小柔愿不愿意嫁,我们顾家不差那么几个钱,你难道不知道,那冷千墨那些传言有多么的差劲,你是想毁了我女儿嘛!”江秋月很少跟顾白苍吵,她是个温柔的女人,这些年来也已经了解透了顾白苍,不惹急就不会跟他急。

被江秋月这么一吼,顾白苍嘴角的笑容就那么收住了,一样横眉竖眼起来,道“你个女人懂什么,冷千墨手段不狠辣,那冷氏集团能有今天的地位?这市长都要对冷家的人恭敬三分,和他们攀上亲,我们顾家的地位那就是一个天梯的高度,有多少女人羡慕我们小柔呢!”

“妈,您别跟爸吵了。”顾依柔被吵得无暇去想别的,她拉了江秋月的手,这个家没人能说服顾白苍的。

江秋月忽然眼睛一红,无声的哭起来。

“小柔,你别理会你妈,她根本不懂。明天你记得去买件漂亮的衣服,多少钱都没事,把自己好好打扮一下,后天要和冷家人见面。”顾白苍根本没理了江秋月,女人嘛,就是眼泪多,不懂男人的野心。

顾依柔的手都冰凉了,只是低着头,没接收也没拒绝,除了沉默。

“顾白苍,你是不是还嫌赶走了一个女儿不够!”江秋月被顾依柔冰冷的手给刺激了神经,忽然哭着朝顾白苍扑了过去,跟疯了似得。

顾白苍险险的抓住了江秋月张牙舞爪的手,不过脸还是被抓破了皮,恼意下,就‘啪’的甩了江秋月一个耳光,打的她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妈!”顾依柔一个害怕,立马扑到了江秋月那,还好只是嘴角破了皮而已。

江秋月哭的更厉害了,顾依柔也没停的掉了眼泪,她们都没看了顾白苍,自然也没发现了顾白苍那紧紧握成了拳的手。

“好心情都被你们整没了。”顾白苍踹了一下沙发。

“爸,我听你的,我都听你的。”顾依柔抱着发抖的江秋月,最后悲怆的妥协了。

“小柔就是懂事,所以爸爸最喜欢了。这张卡明天你随便花,爸爸还有事,今晚不回家了。”得到了顾依柔的回答顾白苍才稍微恢复了些心情,放下卡,也不想呆在这个悲痛的空间里了,很快就离开了家。

听到关门声,江秋月才慢慢止了哭,对着顾依柔认真的说着,“小柔,妈妈对不起你和笑笑啊,你也走吧,别再回这个家了,这哪还是个家啊,你爸爸现在为了钱已经六亲不认了,我们家还是不要一夜暴富的好啊!”

江秋月忽然很怀念那时没有钱的日子,虽然苦了点,但是他们一家人都开心啊,顾白苍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时的他,多憨厚,多朴实啊……

“妈,没事的,小柔不会离开你的。”顾依柔一直都是个温和懂事的孩子,即使现在心痛的紧,却还是先考虑安慰了江秋月。

就这样两母女又抱在一起哭了很久,哭累了,顾依柔就扶着江秋月先回了房休息,让她不要多想,告诉她,她嫁谁不是嫁呢。可这话听在江秋月的耳朵里,是越发疼在她的心里头,女人这辈子就怕嫁错人啊!

顾依柔替江秋月盖好了被子退出了房,那刚刚停下的眼泪又落了下来,怕被江秋月听到,更是几步回了自己的房间,蒙着头才敢大哭了出声。

她刚刚决定要跟父母说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情,想带他来见了他们,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突变的事情,为什么她会被那个寡情凉薄的冷氏总裁看上?!

她顾依柔是个向往平淡幸福生活的女人,她从不稀罕豪门,她看透了父亲那个样子,可为什么偏偏现在,她要面对这场恶梦?

手机彩铃忽然唱起了欢快的歌,唱了一遍又一遍。

许久,顾依柔才试了试音,接了电话。

2我替你嫁

“姐姐,我还以为你这么早就睡了呢,这么久才接电话。我告诉你哦,我回来啦!”电话那头传来很是欢快跳跃的声音。

原本克制住的情绪在听到这个声音后一下子就失去了伪装功能,话没说出口,哭声就已经先破了音。

“姐姐,你怎么了?你在哭?谁欺负你?!是不是未来姐夫?!”那边,顾依笑急了,声音变得特严肃。

这边,顾依柔捧着手机只是摇头,她忘了顾依笑根本看不到。

“你在哪?我来找你!”

“家……”几乎用了很大的力气,顾依柔才吐出这么一个字。

那边,短暂沉默了一下。

“好,你等我过去!”似乎是长久的挣扎,顾依笑做出了最后的决定,说完就挂了电话。

顾依柔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眼泪还跟串珠一样在那里掉。

大约一个小时,别墅的门铃被人一下一下的狂按着。

顾依柔一个机灵,忽然意识到顾依笑来了,开门出房间时,江秋月已经先一步去开了门,这会已经傻住了般站在那里。

“妈。”顾依笑红了红眼睛却是没哭,唤了江秋月一声。

“笑笑,真的是笑笑吗?”被那一声唤,江秋月好像才反应过来,颤抖着抬起手摸向顾依笑的脸,然后像自问自答一样说着“是笑笑,真的是笑笑。”

“妈,我好想你!”顾依笑终于掉下了眼泪来,抱着江秋月狠狠撒娇了一把。

顾依柔在身后看着,一下子也柔软了心田,想着,若是一家人能一直这样和谐幸福着,她愿意拿自己的幸福去换!

抱了会江秋月,顾依笑就擦了把眼泪看向了顾依柔,她们是双胞胎,小时候还长得一样,反而现在只剩了七分相,顾依柔是柔柔软软的感觉,顾依笑有些稚气未蜕变开。

“为什么你们都把眼睛哭成这样了?”顾依笑直接问了话。

江秋月又是一痛,顾依柔怕她又哭,先一步用着释怀的口吻,道“没什么事的,只是姐姐要嫁给冷千墨了而已。”

“姐夫不是叫陈凡?”顾依笑懵了会。

一听陈凡这个名字,顾依柔跟着就心一痛,她该怎么跟他说,他会不会恨她一辈子?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谁能说清楚一些。”顾依笑都快急死了,她是释怀了那么多事情后才回来的啊,想回来看看妈妈和姐姐,可不想看她们这个样子啊!

最后,还是江秋月把事情全部说了一遍,顾依柔又哭的泣不成声。

“那个人怎么还是这样!”顾依笑气的差点踹碎了面前的茶几,倒是把江秋月给吓了一跳。

江秋月又看了看顾依笑,这么多年了,她从没有联系过她,她都不知道她在外面怎么生活的,现在看来,她似乎过得不错,江秋月心里好过了许多。

有时候有太多话想问想说,可是到了真见到了,啥也不知道怎么说了。何况,现在还压着顾依柔这个事。

“姐,你现在给未来姐夫打电话,让他马上来这里。”顾依笑忽然冲着一个劲哭的顾依柔说道。

顾依柔一愣,迟疑了些后才给陈凡打了电话,也好,今晚全部解决掉,到时陈凡怎么恨她,她都认了。

“笑笑,你要做什么?”江秋月却是多了个心眼,这个女儿八岁就能和这个家断绝关系,说出那样狠绝的话,她是多怕啊,怕她又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

顾依笑没回答了江秋月的问题,只是等着陈凡来,等要到了答案,她就给答案,要不到答案,那么她就看姐姐的意思再给答案!

又是十几分钟的样子,陈凡就到了,因为在电话里听出了顾依柔的哭声,他赶得很急,所以有些气喘。

顾依笑看着还算满意,人长得挺老实的样子,不是很帅气的那种却看着蛮舒服。

“未来姐夫,现在有人要跟你抢我姐姐,你打算怎么做?”顾依笑直接拦住了要奔到顾依柔身边的陈凡,问了话。

顾依柔和江秋月都愣在了那,一时半会也只看了顾依笑要做什么。

陈凡看着顾依笑,和顾依柔很像,但是看得仔细了又觉得不像了,她的眼睛太灵力了,好像很容易看穿人,让人有些不敢轻易靠近这样的女孩。再听她的问话,直截了当,甚至咄咄逼人。

陈凡虽然没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心里的答案却是很明确的,回答道“只要小柔爱我,想嫁给我,谁抢我也不让。”

“哪怕粉身碎骨吗?”

“哪怕粉身碎骨!”

“好,那你就带着我姐姐今晚就离开Y市,什么时候能回来等我消息。”

“笑笑,你在说什么傻话?!”顾依柔这会总算回了神,她好歹是姐姐,一下子就清楚了顾依笑的意思,有些置气的将她一把拉到自己面前。

“我们好歹也是双胞胎,那个谁也从没有见过你,而且也没人知道顾白苍其实还有个女儿的。反正我也没事,就当玩玩了。”

“什么玩玩,这是嫁人!”

“姐姐,我最希望的还是你能幸福。我在外面混惯了,指不定谁吃亏,放心,我会火速速的让那个谁立马跟我离婚的。”

陈凡和江秋月好似才回了神,江秋月张了张嘴最后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两个都是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毕竟顾依柔才是她含辛茹苦带大的,她对顾依笑愧疚大于母爱,对顾依柔就偏爱多了些。

若是可以,她当然不希望顾依柔的未来不幸福。这个女儿性子像她,太柔,嫁给冷千墨的话一定会被欺负,可是换成顾依笑的话,或许真的会不一样。

“好妹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来感谢你……”陈凡的声音有些哽咽了一下,也渐渐了解了个大概,这个女孩是打算做了顾依柔的替身啊。

“陈凡,我告诉你,如果你敢负了我姐姐,我顾依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顾依笑对陈凡不客气的警告,她要的不是谢谢,而是顾依柔能幸福。

那些年,如果没有顾依柔偷偷汇钱,偷偷关怀,又替她偷偷隐瞒,就不可能有现在的顾依笑!

“会的,我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珍视她!”陈凡保证着,手已经圈过顾依柔。

顾依柔看着顾依笑,再也不知道说什么,除了给她一个最美的笑,她知道顾依笑能感受的到,感受的到她最真诚的谢意。

她终究没有她大胆的,她是害怕丢了幸福的,所以,顾依柔自私了,退步了,承担不起方才一闪而过的伟大。

3传说中两家见面的时候

翌日,顾依笑就按着顾白苍的吩咐去狂购了。

现在的顾依柔就是顾依笑,顾依笑若是花钱,那自然就是挥霍,反正顾白苍现在不心疼钱,她就帮他多花点。

品牌衣服,品牌包包,品牌香水,品牌首饰一件都没落下。

回到家,顾白苍已经回来了,看着顾依柔心情似乎不错的样子倒也放心不少,迎上去帮她提袋子,笑语道“小柔这样才对嘛,以后就是少奶奶了,可以买最好的东西,多好。”

顾依笑不经意的一笑,这就是他的亲父啊,居然没认出了她其实是顾依笑,不过也是,在这个人心里,哪还有另外一个女儿,当她死了才对。

“爸,卡里钱太少了,才买了这么点,银行就说透支了。”顾依笑说着,很无奈的把手里的卡还给了顾白苍。

“透支了?”顾白苍没差被那句话噎住,他给的卡里,好说也有20万啊!

“明天要见冷家的人,我不好意思买太便宜的,就这裙子都花了5万。”

“你还是小柔吗?”顾白苍不禁怀疑。

“顾白苍,你够了吧,小柔被你刺激成这样,她现在听话了,你倒是心疼钱了。”江秋月的声音忽然厉声闯入,对着顾白苍依然没有什么好眼色。

顾白苍被这么一骂跟着就骂醒了,也是,20万而已,只要女儿听话就好,以后攀上冷家,随便开口就不是这个数。想着,嘴角又裂开来了。

顾依笑拿过袋子不再看顾白苍,怕一不小心会一拳揍了过去,那张嘴脸,跟卖女儿有什么区别!

回到房间,顾依笑随手就扔了那些昂贵的东西,顾依柔发来了报平安的短信,然后是万分歉意和感激的话。

顾依笑让她宽心,说也该是让她出去透透气的时候,换她来应付这个家了。

等发完信息,顾依笑就利索的将短信全部删除了,以后她就是顾依柔,这个还真得好好适应适应,没安全之前可不能被顾白苍或者冷家的人看出破绽。

到了见面的日子,冷老爷子定在了七星级酒店,豪华包间,相当大手笔。其实这个见面有些多余,也就走个形式,主要确定一个结婚的日子,对冷老爷子来说,只要冷千墨肯娶了,人家女孩子身家清白品性优良,其他的就不重要。

见过顾依笑后,冷老爷子是相当满意,安安静静的丫头,笑起来挺甜,也不浓妆艳抹的,看着舒服。

“爷爷。”就刚见面,顾依笑就很甜美的叫了冷老爷子一声。

“乖,就坐在我旁边。”冷老爷子更喜了,拉着顾依笑就让她坐在了自己身边的位置。

顾白苍看着心里乐开了花,江秋月笑的比较淡,冷千墨有些不屑,觉得顾依柔有些乖张的太假,直接差评。

几句话的聊天,菜肴陆续上桌。

冷千墨中途来了电话就出去了,冷老爷子知道他是故意的,不过都来了也不跟他计较那么多,只是一个劲的让顾依笑多吃点,让亲家也别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

对于冷老爷子,顾依笑倒是真心喜欢的,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她顾依笑就是那么现实的一个人。

“爷爷,您也多吃点。”

“嗯嗯,爷爷欢喜。”

然后顾依笑就开始自顾开吃了,原本早上出来的比较急就没吃了早餐,现在还真的有些饿了,重要的是她贪吃,这家酒店不愧是七星的,这菜真心色香味俱全,若非出于顾依柔这个身份,她真想大口大口狂吃一顿。

当冷千墨磨叽了很久再次返回包厢时,看到的就是顾依笑吃的挺欢的样子,除了那笑,整个动作都有些矫揉造作。

哼,冷不丁的,冷千墨就嗤之以鼻了。

顾依笑耳尖,自然就听到了那一声哼,她也感觉到了冷老爷子不悦的神色,估计他也听到了,不过她无所谓,反正大家都是演,而且彼此都很拙劣。虽然拙劣,至少还能继续下去,那就没什么问题。

为了应付冷千墨,顾依笑昨晚可是好好恶补了一课,她很少关注与己无关的事情,所以当百度了冷千墨后看到那满满全是他的版面介绍时,还真心佩服了一下。更难得的是,这个男人几乎没有花边绯闻,被传的凉薄寡情,又被传的痴情痴恋,具体却没有太多值得考究的信息可以提取。

对于这种人,要么心里有人,要么被人伤过,要么性取向出现问题,顾依笑就那么在心里先给冷千墨划分了三个可能,到时可以一一求证,争取个个击破。

还算愉快的就餐,餐后水果就上了桌。

冷老爷子和顾白苍开始谈论结婚的日子和事宜,顾依笑实在听不惯顾白苍那谄媚的声音,对着冷老爷子不好意思的说道,“爷爷,我想去个洗手间。”

“去吧去吧,不用介意。”冷老爷子很是慈爱的回了话。

顾依笑又不吝啬的给了一个笑容,也不去看了就坐在一边的冷千墨,拉开椅子就离开了包厢。

走出包厢到了安全距离,顾依笑才长长的松了口气,真够憋得慌。

这种七星级酒店她还真没来过,眼下能出来,她自然要好好参观一下,这华丽指数,这大气的布置,居然还有中央喷泉,啧啧啧,有钱人家就是要命啊。

“喂,小心身边的孩子!”

“啊!!”

站在楼梯那参观着全景时,就那么听到了几声吵闹,顾依笑这边刚喊出口,小孩尖锐的喊叫就已经破口而出,人跟着倾倒下来。

顾依笑都忘了自己身穿着一条价值不菲的长裙,那本能的救人反应就已经控制了行为,却偏偏想要几个漂亮的动作后去接住那小孩时就偏偏又看到了冷千墨的身影,一下子理智回归,最后就成了抱着那小孩一起滚了下来。

冷千墨,没事不好好呆在包厢出来做什么啊!顾依笑内心咆哮了。

“哇~~”被护着停下后,怀里的小孩就发出了一声暴哭。

紧接着上面的一男一女也惨白着脸奔了下来,女人抱起孩子一阵心疼,男人对着顾依笑不停道谢。同时,听到哭声的酒店经理也跑了过来。

4果然姓冷

“没事没事,以后要吵架也别在孩子面前吵了。”顾依笑吃痛的说着,“你们还是先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

“你也一起跟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们好安心先。”男人有些愧色。

“我就擦破了皮而已,你们不用顾虑我了。”

男人和女人只得再对着顾依笑表示了感谢,这才匆匆的抱着孩子跑出了酒店。

“您是跟冷董事一起来的那位小姐吧?”酒店经理认出了顾依笑,一下子有些紧张起来。

“不是不是,你认错人了。”顾依笑可不想因为某个身份而被嘘寒问暖一番,立马否定。

果然,酒店经理稍稍松了口气,少了几分热情,不过还是劝了顾依笑去医院处理伤口,毕竟摔得不轻。

“我自己会处理,你去忙好了。”顾依笑这种职业病泛滥的人。

酒店经理见她坚持也不好继续多说,就像是顾依笑认为的那样,那更多的只是身为这个酒店经理的一种职业病,对客人表示关心,无关乎真心还是假心的。只要客人满意,那么什么都不重要。

既然现在客人说不要紧,那么她若是坚持反而惹了不高兴,自然就不再理会了顾依笑继续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去了。

顾依笑这才痛的裂了嘴,一看,手臂擦破了,腿也擦破了,还好滚下来的时候有自我保护,不然脑袋恐怕也要破了。

让顾依笑很无语的是,她居然在余光中看着冷千墨就那么转身走了,这人,还是不是个男人啊!要娶姐姐的人可是他也,还好她让姐姐跟着陈凡走了,不然嫁给这样的男人准没好日子过。

真是连个陌生人都不如!

“小姐,需要帮忙吗?”

刚愤慨着,耳闻着又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顾依笑才慢慢的看向从楼梯下走来的男人,痴了痴。她不是看到帅哥就花痴的人,除非是对上眼的极品就另当别论了。

“小姐?”冷千易好笑的又叫了顾依笑一声。

“呵呵,可以的话,请问洗手间在哪?”她刚才真该先理会一下自己再拒绝酒店经理的好意,眼下这伤口的确要处理一下的。

“隔壁就是医院,我想你还是需要好好消毒包扎了伤口,不然容易留疤。”冷千易好心提醒,其实他和冷千墨一样看到了全部过程,只是他没料到冷千墨居然就那么转身走了。这女孩,应该是他即将要娶的人吧。

留疤还真是要不得,猛地意识到更严重的事情般,身上的裙子果然一塌糊涂了……哎,好布料果然最耐不住摔啊。

“谢谢你了。”顾依笑表示了谢意,然后没让他帮忙,一瘸一拐的开始往酒店外走去,比起处理伤口,她得先去买套衣服换换。

再次回来时,顾依笑却在酒店门口遇上了冷千墨。

其实这男人长的也很极品,就是太凶煞了点。顾依笑评价着,斟酌了一下,还是朝他走了过去,还没结婚呢,她可不能给他摆脸色啊。

“你怎么在这?”她就当好奇的问问,虽然还真不太清楚他怎么在这当门煞的。

冷千墨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伤口已经简单处理,身上的裙子也换了一身廉价T恤和牛仔,看着比穿裙子的时候顺眼多了。

“你要跟我一起进去吗?”顾依笑又问,这人难道不会说话?也是,她好像还真没听他说过话。

“一起。”这次,冷千墨总算给了回应。

顾依笑冷不丁的颤了颤,这人果然姓冷,人冷,心冷,声音也冷。

再次回到包厢,冷老爷子和顾白苍好像已经谈完了事情正在聊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见着如此壮观出现的顾依笑后,气氛就怪异了。

顾白苍的脸色不太好,江秋月是心疼了,不过没太大动作,似乎都在等冷老爷子的反应。

“爷爷,我刚才英雄了一把,就把自己搞成这样了。”顾依笑率先打破了僵局,说的有些轻快,然后一想又觉得不对,又柔柔的来了一句,“爷爷不会生气了吧?”

“千墨,自己的女人要自己疼!”冷老爷子恼了冷千墨一句,一下子威严了。

顾依笑被吓了一跳,忽然知道冷千墨为什么会站在酒店门口等了,然后温和的上前拍了拍冷老爷子的背,道,“爷爷别生气,这又不是冷少爷的错。”顾依笑悲戚了,她居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冷千墨比较合适,想了半天就只能冒出一句冷少爷。

冷老爷子却是被逗乐了,道“到底是女娃贴心,懂的心疼我这把老骨头。还有,叫什么冷少爷那么生疏的,现在就叫名字,等结婚就叫老公!”

顾依笑一瞬间觉得冷老爷子强大了,暂时,她决定先牢牢抱住这条大腿了!

“千墨,我和亲家还要聊一会,你就先送小柔回家。记住,一定要安全送到家才行!”冷老爷子继续威严,那后面的话怎么听都像是恐吓。

冷千墨几乎是微呼可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先一步转身,走了几步不见顾依柔跟着,只得又停下转过身看向她。

好吧,顾依笑承认,她很想先整整他。

“千墨,你能稍微扶我一下吗?”顾依笑有些楚楚可怜的看着他,声音柔的让听的人都要发酥的那种。

冷千墨没动,站在那里皱了眉。

“千墨!”冷老爷子又是怒喝一声。

喝得顾白苍心里一喜,因为冷老爷子着实喜欢着自己女儿;喝得江秋月心里一颤,因为实在不知道顾依笑要玩什么,一点也不安分。

然后,冷千墨极不情愿的走回了顾依笑身边,没扶,倒是直接打横把她给抱了起来,不看了众人,直接跨出了包厢,走得极快。

顾依笑还有些懵然状态,因为没料到这人这么直接。等回神,她已经被抱着走出了酒店大门,服务生帮他们开了车门,然后她就被扔进了后车座。

摔破的地方磕到了车座,疼的咧嘴。这人当丢垃圾呢!

“爷爷喜欢你是因为我要娶你,别太自以为是。”等冷千墨上了车,从后车镜上看到一脸不悦的女孩后,直接丢了话。

5逸阁阁主秦逸飞

“既然这么不待见我,那么多女人可以让你选,你为什么要娶我?”顾依笑就不明白了,这男人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嫌弃她,所以她很怀疑冷千墨选择顾依柔的目的很不单纯。

可是想想,顾白苍也就一个小小的顾氏,好像没什么可图的。

冷千墨根本就没打算回答顾依笑的这个问题,对他来说,解释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所以跟他共事的人都和他有着很强的默契感,而这个女人的话,也根本不配得到他给的解释。

顾依笑等了半天,等来的却是车子启动,一路狂飙的感觉。她本就没坐好,一下子头就磕到了副驾驶座的椅背上。

她这是多么出行不利,快要弄得全身是伤了!

“你到底还要不要娶我?都没结婚就开始虐待我。”顾依笑幽怨的碎了一句,真想从后面直接给冷千墨一拳,可是,不得不忍。

因为她的一句话,冷千墨忽然转移了车道,改变了车速。

顾依笑纳闷了一下,不过还没多问,冷千墨就冷冷飘来一句,“我们找个地方谈谈。”然后,没打算再说话的意思了。

能谈谈的话,看来应该有线索的,顾依笑也就安静了,她就看他打算跟她怎么好好谈谈,如果好玩游戏继续,如果不好玩,或许她可以直接让他打消了娶顾依柔的念头。

她顾依笑闯荡社会那么多年,一出手,绝对手到擒来!

于是,没多久,车子就停在了一个天桥上。

“下车。”又是冷冷的两个字,冷千墨率先就下了车。

顾依笑揉了揉鼻子,慢悠悠的也下了车。

果然是连人影子都见不到一个的地方,不过风景不错,下面还是江河涛涛。

“我需要一个安静温柔的妻子,只需要一年时间,这一年里我们虽然不可避免要住在一个房间,但我绝不会碰你。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会补偿你。”冷千墨谈的单刀直入,或者说根本不是谈,更像是在给顾依笑分配一个任务,她不得不听的任务。

顾依笑见过自大的,可没见过自大到如此自负的。

她真想双手叉腰冲着冷千墨大笑三声,然后再一脚把他踹到江河里去喂鱼!

“你听到没有?”见顾依柔没反应,冷千墨就开始不耐了。

“就因为我安静,我温柔,所以你一句话,我就要嫁你?”顾依笑已经克制了自己的怒意,尽量让声音显得平和温柔,如果是姐姐,即使听到这样的话,也不会过激的叫骂。

顾依柔,是个只会承受不公平的女人,她的安静温柔是应该有陈凡那样的男人来心疼的,而不是冷千墨这种男人来利用的!

“一年后,我们可以离婚。我说过,我不会碰你,我还会补偿你。”这女人是听不懂他的话吗?!

“不,你不需要补偿我。因为我愿意嫁给你。”顾依笑可不是好捏的软柿子,冷千墨就不该招惹到顾依柔,这世上难不成只有顾依柔安静温顺了,哼,他要温顺的老婆是吧,她一定会让他后悔的肠子都泛青。

顾依笑的话让冷千墨又加深了眉目,他只是怀疑顾依柔想要的更多,那就大错特错了。

“如果我不嫁,我爸可能会恨死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个忙,到时候离婚,跟他说说清楚。”顾依笑闪过一丝落寞,那温顺无奈的样子,就像是不管受了多大的委屈都只会往肚子里吞的主。

果然,冷千墨似乎相当满意了顾依笑的这种反应,或者说,他就是要看看是不是有这种成效,那么他就更加肯定自己选对了人。

“顾白苍那里不会是问题。”冷千墨的话语少了些冷意,是因为心情,而顾白苍的话,只要给足了相应的好处,利弊权衡一番,他自然不会有多余的二话。

“这里挺美的,我想在这里吹吹风,你可以先回去,我不会跟爷爷告状。”顾依笑望着江面,没看了冷千墨,他要是再不走,她就要挥拳了。

不行,要忍住,就算要整他,也得找一个完美的机会。

“有事打这个电话。”冷千墨就也不多说,直接给了顾依笑一个号码,也不说是谁,然后毫不迟疑的重新回了车上。

引擎发动,绝尘而去。

直到车影子都见不到一丁点后,顾依笑咆哮了,愤慨了,狂踹了天桥护栏一脚。“KAO,什么人啊,还想娶我姐姐,给我姐姐提鞋的资格都没有!”顿时,那个一阵臭骂。

“什么破电话号码,切。”于是乎,那弱弱的纸条就随风飘到了江面上。

发泄够了,顾依笑才掏出手机按了一个1号快捷键,电话响了两声后就通了。

“秦哥哥,你到Y市了没呢?”顾依笑娇滴滴的唤了一声,嘴角却是咧着大大的笑。

“没有。”那边的声音好像还带着怒意。

“这样啊,那怎么办,我今晚要睡天桥了吗?”

“你在哪?”

“Y市啊~”

“还跟我贫嘴,具体地址发我!”

顾依笑终于笑欢了,她就知道秦逸飞杀来Y市了,若不是这么肯定,她好歹也不会这么牛逼的把那号码给扔了,不然这大半天也没见车子开过的地方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去了。

半个小时的样子,一辆红色跑车就停在了顾依笑面前。

“小红啊,主子好想你哦~”无视着下车的美男子,顾依笑就先给了红色跑车一个大大的拥抱。

“顾依笑!”秦逸飞醋了。

“噗哈哈。”见秦逸飞这样的表情顾依笑就笑喷了,就两天没见着,还怪想念的啊,跟着就讨好的拽了拽秦逸飞的手臂,“秦哥哥,我也很想你的。”

就这么一句,足够的杀伤力,秦逸飞本还想装怒的,可是那扯起的弧度早就把他给出卖了。

“还有个大事我要宣布!”见他心情好,顾依笑继续放炸弹。

秦逸飞怎么就不想听呢,因为顾依笑每次说的大事,准是给他闯了什么祸。

“我姐姐要结婚了。”

秦逸飞挑眉,好像可以稍微放心了点,可能她想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那没什么,反正那边也不是很忙,他可以陪着。

“然后我让她跟未来姐夫私奔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